主页 > 硬件走在 >2016年是不是人类历史上最糟的一年? >
2020-08-09

2016年是不是人类历史上最糟的一年?

2016年是不是人类历史上最糟的一年?

今年的确是蛮糟的一年。虽然没有爆发新的重大军事冲突,天灾比起往年也还算「节制」,恐攻依然猖獗但已渐趋「常态化」,然而今年的国际新闻特质原本就不在于血流成河,而在于讶异迷惑。固有的规範与普世价值摇摇欲坠,让许多人不知所措,急于寻求解答;另一方面,国际社会新规範与新价值的主要塑造者,似乎是一群危险又善变的人物。

过去的岁末年终,人们总可以自我安慰,多灾多难都成往事,明年又是新的开始。但今年此时,这种近于乐观的心理韧性似乎难以为继了。2016年之所以入选「史上最糟」,主要原因之一正是它的阴影笼罩了未来的一年。

还是要从英国脱欧与特朗普当选谈起。狭隘激进的民族主义与不择手段的民粹主义当然不是新兴现象,今年却先后攻佔西欧与美国的两座重镇,全球化、自由贸易、开放社会、菁英体制、主流媒体都成了攻诘谴责的标靶,但问题在于:取而代之的是什幺?

经济不平等与文化宗教冲突产生的效应,导致温和左派失去选民信任,温和右派也面临抉择与考验,但是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民粹右翼至今拿不出像样的解方,只见民族主义情绪发洩,连核武军备竞赛都浮上檯面。明年上半年的法国总统选举与下半年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,格外引人关心也令人忧心。

在欧洲与美国,恐怖攻击向来是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的最佳助燃剂,今年火势依然炽烈,从比利时布鲁塞尔、美国奥兰多、法国尼斯到德国柏林。防不胜防的「孤狼」模式与「常态化」是两大特微。恐怖组织「伊斯兰国」在自家地盘的声势或许不如以往,但是它带起的宗教与文明冲突方兴未艾。

欧美地区之外,政治趋势同样不乐观。俄罗斯总统普京今年高视阔步,显然已经挺过国际社会制裁,而且明年1月20日之后在美国白宫与国务院都会有「贵人」相助,可望进一步扩大影响力。中国与特朗普近来频频叫阵,从外交、军事到贸易议题拉开阵势,但大国相争往往殃及小国,亚太地区恐无宁日。

战争,2016年并没有爆发新的重大冲突,但叙利亚内战出现悲哀的转折,反抗军大本营东阿勒坡苦撑4年终于陷落,普京力挺的大马士革独裁政权很可能会是最后的赢家。「阿拉伯之春」至今只让突尼西亚解冻,第三世界国家民主化成功的案例越来越少。

911事件之后的第一役──阿富汗战争,今年虽然几乎已被遗忘,其实还没有落幕,终战之日遥遥无期。另一个国际社会「始乱终弃」的案例──利比亚内战,在2016年出现一些正面的发展,但仍然随时可能恶化,继续充当恐怖主义与欧洲难民/移民危机的温床。

无论是不是「最糟的一年」,2016年都值得我们一再回顾、省思、淬炼。风云事件之外,每年此时我们都会盘点那些远行的风云人物。今年音乐迷应该特别伤感,正如CNN的形容,这是「音乐死去的一年」。

世人在2016年失去了大卫鲍伊(DavidBowie)、格林佛莱(GlennFrey)、王子(Prince)、李欧纳柯恩(LeonardCohen)、乔治麦可(GeorgeMichael)。古典乐坛则有布列兹(PierreBoulez)、哈农库特(NikolausHarnoncourt)与马利纳(SirNevilleMarriner)三位大师高龄辞世,永远放下乐谱与指挥棒。

或许,从人间消失的乐音,会在天堂响起,带去我们的信念与祈愿。或许,人类对于美好事物的嚮往,将孕育出全新的希望与力量。《诗经》以「周虽旧邦,其命唯新。」歌咏上古中国的周朝,相信也适用于今日的世界。